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玉凯的博客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务院电子政务示范工程总体专家组成员,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大连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另外还兼任:中组部等多家中央部委培训中心客座教授,武汉大学等多所高校公共管理学院兼职教授,厦门等多家地方政府顾问,美国思科公司电子政务专家俱乐部专家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突出贡献专家。 近年来致力于公共管理、中国政府改革以及电子政务方面的研究。出版各类著作20余部。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汪玉凯:“机构改革不能再孤军深入”   

2007-04-24 13:1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玉凯:“机构改革不能再孤军深入”

来源:【中国电子政务资讯网】 等级:游客级
发布于2007-04-16 10:00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未来机构改革应从“零打碎敲”转向“整体推进”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即将于51日开始实施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对解决政府机构职能的“重复交叉”、“职责不清”的问题规定:地方政府机构应当“以职责的科学配置”为基础实行“综合设置”,“决策与执行相协调”;行政机构“职责相同或相近的,原则上由一个行政机构承担”。有评论认为,这份旨在规范地方政府的编制法定化的《条例》看似微观,实则是在为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储存能量。

  为此,记者日前专访了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汪玉凯教授。汪玉凯认为,未来的机构改革应当从“零打碎敲”向“整体推进”演进。但他告诉记者,目前的方案设置仍然停留在“传统的思维架构上”,到明年3月新一届国务院政府机构亮相,“准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记者:您认为《条例》的出台是否在为机构改革铺路?

  汪玉凯:未来改革的重心要放在政府自身,这一点已经很清楚了。下一步行政体制改革如何来改,制定这样两个条例应该说还是奠定了一些法律基础。下一步行政改革将在纵、横两个方面进行改革。

  横的方面就是各级政府部门的设置,总的趋势是减少部门,趋向“大部制”管理。像美国农业部相当我国的农业部、水利部再加林业局,运输部相当于我国的铁道部、交通部再加民航总局,是大农业、大运输概念。相比之下我们政府机构结构设置得太细,当前政府如果不在横向上有所转变就适应不了市场的要求,实行“大部制”管理、减少部门,同时让每个部门管理的更宽一些,这样才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宏观管理,而不是去干预企业的微观活动。

  在一些部门的升格建议中,加强垂直管理一直是其中的重点。我觉得垂直管理有些是必要的,但更应该完善地方利益的表达机制和中央与地方权限争议的裁决机制,这样才能避免单纯通过升格加强中央对地方的调控力度。要建立这种体制主要解决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规范建立财政转移支付制度。

  记者:现在坊间有声音要求成立国家环境部、国家能源部和国家地区开发署等政府机构,面对升格和组建新机构的呼声,您认为怎样才能保证“只减不增”?

  汪玉凯:现在能源问题和环保问题凸现,但不一定非要提格,更主要解决深层次隐患问题。两会上就有呼吁类似部门整合,为什么不能成立一个“人口与健康委员会”———把卫生部、药监局、计生委、中药局都放进去。把质检局、工商局等市场管理部门整合到一起呢?这样有助于减少部门设置,减少部门之间相互职能交叉,相互审批,破解权力部门化现象。

  记者:如果说1998年机构改革主要解决的是“政企不分”问题,2003年机构改革的结果是宏观调控权更加集中了,那么本次机构改革的重心在哪里呢?

  汪玉凯:这些方案不一定能够满足十七大以后政府对自身改革的需求。现在需要考虑长远,组织一个临时机构,总理直接临时领导下的政府机构改革的专家委员会工作委员会,专门负责这个方案设计。同时需要和中央协调,机构改革不能再孤军深入,也不能光是行政思维来解决问题,应该是行政思维和政治思维等多项思维来解决。

  记者:您认为目前的机构设置制定的整体思路上,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汪玉凯:整个架构缺陷还是比较大的,这个缺陷也表现在如何设计是一个问题,由谁来设计又是一个问题。体改委撤销后由设在发改委内部的体制改革司负责整个国务院机构设置,这是有问题的,应该建立一个相对超脱于部门利益的机构改革、行政机构改革的机构。

  我认为下一步是否要叫机构改革也值得商榷,我一直认为机构改革应当综合考虑,对事业单位改革、公共服务体系重构、政府自身改革乃至政治层面的一些改革应该进行一体化的制度设计,而不能就机构谈机构。如果讲机构改革单指部门调整拆减,整个功能和结构是不能解决好的。我认为应该跳出机构改革这个窠臼,否则很容易陷入一个“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怪圈。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